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纸质书不到20分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华夏产业升级基金为例,基金经理代瑞亮于2020年6月18日上任,从去年三季度开始,就大举加仓军工股。截至去年三季度,其前十大重仓股里有7只军工股,在四季度更是将前十大重仓股全部换成了军工股。从该基金规模看,截至去年底只有亿元。诡异的是,从代瑞亮过往管理的基金业绩看,表现一般,其中2016年5月开始管理的华夏高端制造混合基金,截至他2018年初离任,还亏损了%。过往业绩乏善可陈,反而让代瑞亮的持仓风格变得更为激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对于数字娱乐中典型产业的网络游戏行业,目前大家的心情应该各不相同,“几家欢喜几家愁”。社会普遍认为,借着“视听作品”的概念,大游戏公司将会继续在游戏市场中壮大,逐渐垄断某些特定游戏品类的玩法;中小游戏公司的发展将愈加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这些创新实践为古老的年画找到了更多元的发展道路,也为其它门类的非遗传承发展积累了可供借鉴的经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纸质书不到20分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标题: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纸质书不到20分钟 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供图  随着智能设备的普及,数字化阅读不断发展。 无论是短篇还是大部头,统统都可以塞进小小的屏幕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字化阅读也因为设备携带方便、内容存储量大,获得了不少人的喜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近日发布的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,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%,较2018年上升了个百分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字化阅读的发展,也深刻地影响了人们的阅读偏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字阅读在信息普及、知识传播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随着互联网和阅读技术的发展,依托手机、电子阅读器、Pad等进行的数字化阅读也在不断发展。 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,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(网络在线阅读、手机阅读、电子阅读器阅读、Pad阅读等)的接触率为%,较2018年上升了个百分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调查还显示,各类数字化阅读载体的接触率均较2018年有所上升,其中电子阅读器接触率增幅最大。   具体来看,2019年有%的成年国民进行过手机阅读,%的成年国民进行过网络在线阅读,%的成年国民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,%的成年国民使用Pad(平板电脑)进行数字化阅读,均较2018年有所上升。   进一步梳理该调查历年的报告发现,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在12年间保持持续上涨的态势,从2008年的%,增长到了2019年的%。   数字化阅读发展的背后是数字阅读产业的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《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》显示,2018年我国数字阅读用户规模达亿人,数字阅读产业规模达亿元,增长%。   “数字化阅读可以帮助人们获得即时消息,同时进一步缩小城乡差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认为,数字阅读在信息普及、知识传播上发挥了重要作用,特别是在一些偏远的地方。 而且,数字化阅读还丰富了阅读形态和内容,借助多种媒介,改变了原来传统单一的阅读方式,也让很多人找到了阅读的乐趣,提升了人们的阅读兴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屏与读纸并不矛盾,应该并重  数字化阅读的发展,在深刻影响着人们的阅读习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屏成为不少人重要的阅读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,2019年,%的成年国民倾向于“手机阅读”,%的国民倾向于“网络在线阅读”,%的国民倾向于“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倾向于“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”的比例则不到四成,从2018年的%下降到了2019年的%。   人们对于数字阅读的偏好,还体现在为数字阅读付费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》显示,2016年到2018年我国数字阅读用户的电子书付费意愿持续提升,2018年达到了%。   不过,正如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所揭示的,数字化阅读的发展,提升了国民综合阅读率和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,整体阅读人群持续增加,但也带来了纸质阅读率增长放缓的新趋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该调查发现,2019年,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纸质书时间为分钟,比2018年减少了分钟。 仅有超一成(%)的国民平均每天阅读1小时以上图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成年国民对各类出版物阅读量来看,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本,略低于2018年的本,只有%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纸质图书。   “在看到数字化阅读发展的同时,我们也不能回避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魏玉山认为,由于数字化的信息活动很多,在进行数字化阅读时会出现“浮躁的阅读”,不能够沉浸下来,因此会出现很多人说的“浅阅读”现象,“比如像用手机阅读,可能会受到随时接收信息而带来阅读中断的影响”。   魏玉山分析,数字化的阅读终端有很多种,人们在不同时候要根据阅读需求,选择合适的阅读终端。 “读屏与读纸并不是相互矛盾的,应该并重。 在一些闲暇、零碎的时间,可以通过读屏来获取信息,但是阅读纸质书籍,在知识体系建构上,则是必不可少的”。 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孙山来源:中国青年报(责编:邱越、袁勃)分享让更多人看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纸质书不到20分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”北京在校大学生小刘说。今年“最强限塑令”实施以来,茶饮企业纷纷摒弃一次性塑料吸管,多数企业选择使用纸吸管进行替代。但自打“上岗”以来,纸吸管遭到各地消费者的“嫌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春莹说:美方既要有直面问题的勇气,更要有解决问题的决心。希望美方言出必行、说到做到,以实际行动真正保护包括亚裔在内的少数族裔的合法权益,不要再让他们遭受歧视、攻击、仇恨,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。美方应切实履行其根据《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》应承担的义务,维护和保障少数族裔的合法权利,以实际行动回应国际社会的关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天读纸质书不到20分钟